传承

关于我们
1960年代
1970年代
1980年代
1990年代
2000年代
2010年代

关于我们

60多年来,通过在分布于全球的学院和教育中心不断地完善和提供世界级的美发教育,沙宣学院建立了在行业中的知名度。通过无与伦比的培训系统并在备受肯定后,我们的导师们带着热情与专业态度教授学院独特的课程,启发各个时代中资历的美发同仁。

我们提供全面综合的课程设置以满足对剪裁和染发与烫发的不同学习需求,并授予备受向往的沙宣美发学院证书。无论是我们享誉世界并成就了无数毕业生事业起点的初学者课程,还是广受推崇的一周创意课程,以及统领高度的年度大师班。沙宣美发学院的校友们在全球美发业的各个领域构建着成功的事业道路。

我们确保您不仅能从我们的课程中获得实用的商业技能,还能成为沙宣大家族中的一员,获取一份铸就沙宣的文化基因。

1960年代

当维达·沙宣(Vidal Sassoon)于1954年在伦敦邦德街108号开设了他的第一家沙龙时,蓬松卷发和蜂窝头主导着当时的发型时尚。使用卷杠塑造卷度和波纹,通过倒梳和强力定型胶固定发型,每周例行去附近沙龙理发是当时标准的风尚指标。沙宣相信如果发型剪裁能用完美的技术去完成,就不需要以任何形式定型,头发会自然回落到发型的原本形状。头发应该是“动态物质”,容易打理并且灵活多变。

沙宣由此引用二十世纪20年代的德国设计学校 — 包豪斯中的建筑理念作为灵感。以其全心秉持“除却繁琐从而返璞归真”的原则,在发型设计上实践和建筑相同的理念。时装设计师Mary Quant,模特Grace Coddington和Peggy Moffit于1963年所拥有的五点式发型正是沙宣最初以建筑为理念所创作的发型之一。这个化繁为简的发型尽管看似简单,却体现了建筑几何学。后枕处剪短,长度逐渐延长至脸颊两侧,一个外线整齐的厚重发型,使头发能轻易摆动并能完美回落到原本形状。维达描述该发型为“艰难无比的成果,这是纯粹的几何形!”

沙宣创新的"摇摆伦敦"发型曾为Ungaro和Emannuelle Khanh在巴黎的时装发布会上增添异彩,也曾把关南施(Nancy Kwan)的及腰长发改变成极具标志性的"A Line Bob A线形波波头"。1967年,为拍摄电影"魔鬼圣婴"(1969),在派拉蒙片场的舞台上为Mia Farrow现场改变成"Pixie精灵"式短发,并在电影对白中出现"这是维达沙宣!最时髦的。"。至60年代后期,女性已从美发沙龙中彻底解放,能够自行打理头发,只需要回去沙宣沙龙作定时修剪 - 定型卷发的时代已成过去。

1970年代

到70年代,沙宣技术被广泛运用,涉及从厚重几何形状到轻盈流畅的发型设计。1970年,创意总监罗杰·汤姆森(Roger Thompson)受长发嬉皮士离经叛道的形象启发,创作了发型” Veil面纱”,在发旋区裁剪出如帽盖的效果并保留让头发能随意飘散在肩上的长度,如薄纱似的发片像面纱般垂在脸前。这是首次在同一发型中结合短与长的层次。与层次感丰富的“Mouche穆什”相比,克里斯托弗·布鲁克(Christopher Brooker)在1973年创作极致简约的“Gigi吉吉”和川岛文夫在1976年创作的“Box Bob盒式波波头”都是通过纯粹的剪裁来演绎复杂的结构以体现清晰的轮廓。

如果说清晰的几何线条结合单一色调能得到最佳的体现,那具有堆积感与层次效果的发型则有所不同。染发总监安妮·亨弗里斯(Annie Humphreys)— 染发技术先驱者,独创了多色挑染和片染技术,突显了健康发质的丰富动感,赋予了发型更多的变化。1972年,由布鲁克创作的“Firefly萤火虫”,一个带有轻微堆积感的发型,使亨弗里斯的理念得以发挥极致,首次真正地运用色彩体现了立体效果。在底部较短的层次中使用深色,向上至厚重顶区逐渐变浅,雕琢出体现发型深度与量感的线条。沙宣创意总监特孚·索彼(Trevor Sorbie)于1974年创作的 “Wedge楔”延续了萤火虫的设计,利用顶端长度建立出细致的堆积感,向下收窄至后枕区形成水滴状。

在70年代后期,以粗暴的族群姿态,整合抗争性音乐和服装的朋克运动兴起成为全球主流时尚文化。维维恩·韦斯特伍特(Vivienne Westwood)大胆的橡胶上衣和格子束带式裤装,扯破和带拉链式的T恤以及细高跟靴,都充斥着廉价与低劣的玩味。朋克发型同样体现其抗争性,刻意地染成人工色并把头发竖直向上形成锥形,而不是打理成柔和顺服。布鲁克在1972年创作的“Brush cut刷子”影响深远;将头发剪裁成立体球状,并在干发过程中逆着自然生长方向梳理头发。在这同一时期,沙宣推出了首个洗护产品系列,即1973年那独树一帜的”棕瓶"系列。

1980年代

在80年代初新浪漫主义 , 一种具有舞台戏剧感的街头风格充斥在伦敦夜店中。拥众们抗拒朋克的族群式粗暴,转而去发掘过去历史的装束打扮如修女、公子少爷和白面丑角。朋克发型的竖直形式被加以放大,创意总监蒂姆.哈特雷(Tim Hartley)与染发师约翰.比森(John Beeson)在1981年的“Kabuki 歌舞姬 ”发型中利用了多种烫发技术和跳脱的染发色彩。同年马克·海耶斯(Mark Hayes)创作出“Toyah 托亚”,首个在刘海区内部剪短的发型,再用染后发色去模仿成头带。内部剪短(Undercut)成为沙宣在此时期的重点技术,1983年的Neireid集锦中可以看到发型的侧面和后面都被剪短而保留顶端长度。

安妮·亨弗里斯受其推崇的后印象派艺术家Geoges Seurat(乔治·修拉)启发出以梳子操作涂放的点染和自由染技术以强调发型的局部,尤其是在表面,金色的“点缀”成为了整个发型的焦点。利用点染技术的混合色挑染让头发呈现自然的深度与色泽,把一系列细微的金色互补色相邻涂放,带来深度、量感和亮泽的表面。

沙宣凭着风格多样性与出色的发挥,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中被官方指定为运动员的发型顾问。沙宣和他的国际团队在数月之间与100位运动员共同研究在每个不同项目中能得到最佳表现的发型,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中架设大型的沙龙区为2500名健儿们剪裁和护理头发。

随着80年代到来,更多职场女性逐渐走进领导阶层,商界衣着成为了主要潮流。时装设计师Clauda Montana(克洛德·蒙塔那)以阳刚廓形的阔肩西服模仿男性轮廓,Thierry Mugler(蒂埃里·穆勒)则利用惹眼和鲜艳的颜色组合。沙宣的波波发型再次回归,鲜明的线条能衬托严肃的时装格调,受到全球各年龄层女性的青睐。有着清晰几何外线的鲜明短发,波波发型证明了它是永恒经典的发型设计和女性追求自由的象征。沙宣波波发型仍然是剪裁和染发的标竿。

1990年代

在90年代初发生的经济大萧条,让时尚圈历经了翻天覆地的转变。随着大众意识的觉醒,80年代奢靡繁复的服饰遭到谴责,摒弃“贪婪即是美”,提倡生态环保。在名为新时代(New Age)的年代,精神,心灵和生态环保意识,在极简主义为表达形式的时尚圈得到共鸣,作为简约风格先锋的拉法特·奥兹别克(Rifat Ozbek)推出的“白色White” 集锦和沙宣的“White Winter白色冬天”集锦均发布于1990年。80年代试验性的发型效果遭到摒弃转而崇尚日常容易打理的发型,发型设计就此迎来了崭新的自然主义风格并在1990年沙宣集锦“自然效力Natural Effects”集锦中得以体现。灵活多变的设计理念遍布时尚圈,众多设计师相继推出胶囊系列,即不同的服饰单品能形成就无数种混合搭配的方式,避免服饰的过度消费而导致环境破坏。全球创意总监蒂姆.哈特里于1991年创作的“包裹Wrap”发型完美契合了1974年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设计的经典毛线围裹裙。此发型设计为两侧剪短,保留顶区长度以至顶区的头发能以不同方式“包裹”在头形上。这是在“多种造型”或“组合式”发型设计上的进一步革新,基于发型的内部剪裁结构和色彩布局,“包裹Wrap”只需改变头发的梳理方法,就能改变发型效果。

在美国西雅图孕育了随心所欲的颓废风格音乐,其反时尚的美学风格被当时在派瑞•艾磊仕品牌(Perry Ellis)的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加以挖掘,格子纹工作装、碎花连衣裙和大重靴的造型,由斯蒂文·梅瑟(Stephen Meisel)于1992年掌镜为美国版服饰与美容拍摄的组照“颓废与荣耀Grunge and Glory”意义深远。1991年“衣衫褴褛Ragga”也叫做“小脏孩Ragamuffin”集锦则已预见了这一随性粗糙的形象,以伦敦街头文化为灵感,搭配纹理丰富的刘海,结构凌乱的卷度和具层次感的轮廓。

英国辣妹组合Spice Girls代表的“女孩力量Girl Power”亚文化在90年代中期的崛起标志着时尚领域的又一次转变。颓废"未完成的"自然感被极具活力的形象所取代,鲜艳的紧身衣打扮、高筒厚底运动鞋搭配具亮泽感的短发造型。沙宣在1995年“坏女孩魔力Bad Girl Glamour”集锦和1998年“乙烯基Vinyl”的集锦中,运用了醒目的疯狂染色(Crazy Colour)结合硬朗的外形以突显鲜明的效果。

2000年代

2000年代奢华风尚被极度追崇,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的作品在秀场中展现了堕落而又忧郁的气质,迪奥(Dior)在约翰·加里阿诺(John Galliano)手中更将不同的历史与地域元素融入作品中,呈现了极其丰富的时装秀。罗兰·穆雷(Roland Mouret)在2006年凭借极具结构轮廓的银河裙,成为当时热卖款式,而新上任的巴尔曼品牌(Balmain)设计师克里斯托弗·狄卡宁 (Christophe Decarnin)以其破洞牛仔裤和标志性的宽肩皮夹克为品牌注入新血液。嘻哈作为这十年间销量最高的音乐类别已渗透进时尚中,也启发了2003年的沙宣集锦“狂野风格Wild Style”,美国涂鸦艺术家Futura 2000的喷涂绘画作品被重新想象成高亮度色彩的荧光“拉线”结合在清晰线条的发型中。

在探讨这十年间时尚圈涌现的多样化、个性化和定制化各主题后,时尚人类学家泰德·波西莫斯(Ted Polhemus)杜撰出“风格超市”以形容当下的时尚消费。在他眼里风格就如音乐,通过截取或结合各种“多样的、折衷的、相互冲突的元素从而成为一个独特的个人标签”,这一独一无二的方式也曾体现在“?” 集锦中,模特们身着自己的服装拍摄,没有为拍摄特意造型。

对个性化的探索以及众多时装设计师对过往尤其是80年代的致敬,促成了2008年备受注目的沙宣集锦“延展Stretch”,该集锦灵感源于被称为‘紧身衣之王’Herve Leger的珠宝光泽紧身服饰。随着复古服饰的全盘复兴得以细腻的重新演绎往昔,“时代印记Icon”集锦灵感源自1920年代的好莱坞和J. Maskrey品牌的贴身珠宝,由全球创意总监马克·海耶斯(Mark Hayes)带领完成的集锦“假面贵妇Coquette”,涉猎了低俗的底层社会以及1920年代魏玛道德沦丧现象和新客观主义艺术家克里斯汀·夏德 Christian Schad的画像。1920年代极具时代标志性的发型如波波头和伊顿头,结合带圆润三角形的绺状吻卷发, 克拉拉·鲍(Clara Bow)经典刘海,鲜明的堆积重量效果和不连接的阶梯面以及扇形卷度。

2010年代

全球经济大萧条对时装潮流趋势影响巨大,消费者排斥稍纵即逝的潮流趋势,厌倦其中的生产模式,青睐于集聚历史传承的品牌例如:巴宝莉(Burberry) 和 巴伯尔 (Barbour)。2000年代的高调时尚宣言被一种更为抽象的逻辑思维方式取而代之,可见于菲比·费罗(Phoebe Philo)在2010年在思琳(Celine)首秀中表现的简约奢华,在蓝绿色,灰色,奶油色和驼色的成衣中展示了完美无瑕的剪裁。透视和视觉上的光影运用呈现在不同的时装秀场中,其中包括了保拉·阿卡苏(Bora Aksu)和艾尔丹姆 (Erdem),不再如2000年代初般高度的美化与深受过去文化影响。

2011集锦“简约主义Minimum”和2014集锦“光影视界Optica”都见证了向极简主义发展的演变,在剪裁, 染发和造型中利用光暗原理和光影效果营造出时尚拍摄的观感。 互联网成为时尚圈的终极乐园,集结全球潮众共同创作出各种推陈出新且转瞬即逝的造型。在2011年这种高度个人风格化下,沙宣推出了三部联贯的集锦,从简朴自律的 “无声呐喊 White Noise”、“果实Fruit”中过载的赛博空间、以至追忆昔年绅士派头的“新老克勒Young Fogeys”。颓废风格的回归和后衰退时期对实在感的诉求促使了粗犷工装的复兴,特别是经典美国老牌如菲尔森Filson, 沃尔里奇(Woolrich)和彭得顿 (Pendleton);时装设计师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和拉夫·劳伦(Ralph Lauren)分别采用其中的造型元素融入在他们的男装系列中。

2014年作为沙宣自伦敦邦德街开设第一家沙龙以来的第60周年,全球创意总监马克·海耶斯(Mark Hayes)在集锦“新戏波普Nu Pop”和“此界彼疆The Group”中糅合60年代的标志性造型与颓废风格和美式工装风潮。沙宣持续与时尚界进行跨界合作,分别与作为巴黎世家(Balenciaga)创意总监的美籍设计师王大仁Alexander Wang、纽约的不三不四(threeASFOUR),并在扎根伦敦的现代主义设计师艾德琳·李Edeline Lee的时装秀中,利用三角形的分线并束起贴服与高光感的马尾辫造型以彰显该系列中面料与质感的反差。